賀賴清德當選引陸抗議 布林肯:施壓臺灣適得其反 受訪重點一次看

賀賴清德當選引陸抗議 布林肯:施壓臺灣適得其反 受訪重點一次看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1月16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會議上講話。(美聯社)

NBA》浪花兄弟同场熄火 勇士不敌灰熊苦吞客场11连败

據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當地時間16日在瑞士達沃斯接受媒體採訪,期間被問到他祝賀賴清德當選臺灣總統後引起中國政府抗議一事。布林肯表示,臺灣人民爲全世界樹立了民主榜樣。他還說,美國堅持長期的「一箇中國」政策,同時聚焦於維持現狀與臺海和平穩定。這位美國首席外交官還表示,中國近年來對臺灣施加的經濟、軍事和外交壓力,對中國自己的利益起到了適得其反的效果。

報導稱,布林肯16日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記者和主持人安德魯·索金(Andrew Sorkin)的採訪,美國國務院公佈了採訪記錄。相關段落的中文翻譯如下:

我能看到准确率 小说

問:讓我們談談一系列也許可以說是危機、或者至少是此間討論的大話題、熱點話題,先從美中關係開始,這與臺灣選舉有關。有了新的總統。你公開發表評論祝賀他勝選。你認爲目前這對美國和中國意味着什麼?這是不是加大了某些事情會發生的風險?

布林肯國務卿:這意味着幾件事。首先,最重要的是,我們祝賀了當選總統,但是也祝賀了臺灣人民,祝賀他們強勁的民主以及不僅爲該地區也爲整個世界樹立的了不起的榜樣。說到臺灣本身和海峽兩岸關係問題,我們聚焦於一件事情,而且與世界各地其他許多國家一道,密切地聚焦於此:和平、穩定,不改變現狀,和平解決任何分歧。

這點的重要性是有原因的,這對達沃斯這裡的幾乎每個人來說都是重要的。你知道這點。每天都有世界商務的50%經過那道海峽。臺灣製造的半導體以各種人們可以想象到的方式驅動着世界。如果將其以任何方式打斷或破壞,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壞事。

問:好吧,那麼讓我接着就隨後出現的言辭戰向你提問。你祝賀了他;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你的評論——這是原話——「向臺獨分裂勢力發出嚴重錯誤信號,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已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你怎麼看?

布林肯國務卿:實際上,就在選舉前一天,我在華盛頓會晤了一位非常高級的中國領導人(意指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劉建超)。這是我們聚焦的問題之一。說到臺灣和中國,我們非常明確地表達了我們的立場。首先,我們長期以來有「一箇中國」政策。這仍然是我們的政策,不會改變,我們重申了這一點。與此同時,就如我所說,我們堅決支持維持現狀,這是爲了和平與穩定。

中國必須就其將做什麼和不做什麼做出決定。但是我認爲,他們近年來顯示出的做法實際上對他們的利益適得其反。通過試圖對臺灣施加壓力——經濟壓力、軍事壓力、外交壓力、孤立——這只是增強了很多他們恰恰不希望增強的人。

逆子呛「我要把妳烧死」纵火烧母未遂 法官判决出炉

問:但是,你是不是認爲訊息被弄得困惑了?因爲就在你剛剛祝賀之後,拜登總統也被問到臺灣選舉,他公開表態說:「我們不支持獨立。」這就涉及到了「一箇中國」政策。所以呢,與此同時,我們是在說民主是好的,但是獨立實際上不好。

布林肯國務卿:不,這一直是我們的——這一直是我們的政策,從我能記住的時間起就是這樣了。再次要說的是,我們的政策是盡我們的能力來確保我們能有和平、穩定,讓現狀不會以將會給世界各地每個人造成後果的方式被打破。

問:可是,假如最終被接管了,你認爲風險是什麼?習主席說,他最終希望把臺灣全面納入中國。我與前總統交談過——也許她目前還是現任總統——就在去年的「交易錄峰會」上。她說,鑑於中國當今的經濟挑戰,她不相信中國會尋求接管。你認爲這種看法準確嗎?

布林肯國務卿:我不會去揣測;我不會介入假設性的說法。我只能告訴你我們所聚焦的,那就是維持和平與穩定。我們已經非常明確地向中國表達了這一點;我們也非常明確地向臺灣表達了。這是我們所聚焦的。

與此同時,我們與中國有一個重大的、至關重要的關係。也許可以說,在我們所有的關係中,這既是最爲複雜的,也是後果最爲重大的。而這也是我們所聚焦的。

《文创股》智冠旗下智云 代理韩厂资安解决方案

中华医仙

問:讓我問你一個問題,因爲我們在此間一直在跟很多首席執行官交談,包括那些造晶片的人——英特爾、高通,還有其他很多。在美國,我們有一項很大的努力,要試圖把製造業帶回美國——最終到2030年實現晶片獨立。如果而且一旦這個目標實現了,臺灣對美國在戰略上的重要性是會變大,還是變小呢?

“盲盒”营销不能盲目

布林肯國務卿:首先,你說得完全對,我們有一項重大努力正在進行之中。本屆政府、拜登總統政府的一項重大成就一直是投資於我們自身——特別是包括《晶片與科學法》——以確保我們在國內這裡有製造能力。

但是,這需要一段時間。說到晶片,臺灣仍然是至關重要的。如我所說,除了晶片,世界商務的50%每天都要穿過這道海峽。這是不會改變的。

問:所以它將永遠在戰略上——

布林肯國務卿:它將永遠是重要的。